紫苑的老鼠

本号专用膜牛

恋上王者的故事,确定不是萌货?

第一章
        2016—17世界花样滑冰大奖赛(日本站)赛前,陈巍正在热身,穿着日本队队服的少年微笑着迎面走来。以他的年纪称对方为少年或许非常怪异,但他绝无不尊重对方的意思,只是对方那张脸让他怎么也无法将他归类到成年人中。
      “好想见到你。”少年一阵风似的从陈巍身边掠过,留下了一句让后者匪夷所思的话。
        羽生结弦刚刚那句话是对我说的?陈巍看看周围,确定没有其他人,他捂着明显跳动的有些不正常的心脏,他是什么意思……
        厚重的弹幕严严实实遮住了潇洒撩人的紫色身影,密密麻麻撩骚的话语,不外乎喊着男神、老公、要嫁给他这类,当然也不乏……「我石更了」「这屁股我能舔一年」「看他那小腰扭的,真想操哭他」「我要干的这骚货合不拢腿」……
       “这都是什么呀!!!”陈巍啪的一声盖上笔记本,往身后的床上一倒。“羽生结弦……”陈巍呢喃着,脑中不自觉的浮现出那张俊秀的脸,始终脱不去的稚气与纯洁,满满的少年感,笑起来可爱极了,比赛时认真的模样仿佛瞬间从少年变成了男人,他可以很美,动人心魄,可以很仙,不食烟火,可以……
        第二天的比赛,羽生结弦的风格与昨天迥异,无法想象赛场上那优美的舞动着柔韧身躯宛若精灵的人儿是昨天那个跳着走疯肆意散发着荷尔蒙的男人。陈巍和所有其他观众一样,紧紧盯着冰场上那抹醉人的绿,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这两天对羽生结弦实在关注过多。
        比赛结果毫无悬念是羽生结弦高分折桂,陈巍获得第二名,对此,陈巍虽心有悔恨,但也输的心服口服,毕竟他与这位绝对王者之间还有很大差距。

第二章
        “不对,你别挽着我的胳膊,又不是结婚仪式。”羽生结弦将陈巍的手从自己臂弯中拿出,陈巍呆愣的看着他。
        “你用另一只手拿花和纪念品,手伸到后面揽住我的腰,就像刑事一样。”
       “你好香。”陈巍不知怎么了,不经大脑的就说了这么一句话。一旁的田中刑事立刻向陈巍投去理解的目光,然后捂嘴憋笑。
        羽生结弦秀眉微皱,“你是在和我开玩笑?”
        “……”
        “要照相了,把手伸到我后面来,再不快点又要被骂了。”
        陈巍极不好意思的揽住羽生结弦的腰,虽然他表面上看起来很自然。
        颁奖仪式结束后,羽生结弦第一个离开冰场,陈巍和田中刑事跟在他后面,因为接下来还有采访。走了一小段路后,羽生结弦突然回过头,微笑着用英文对陈巍说了句加油,那甜美真诚的微笑让陈巍当即愣住了,直到田中刑事拍着他肩膀才让他回过神来。
      “是不是觉得yuzu太可爱了?”田中刑事别有深意的问道。
      “没……没有,你说什么!”陈巍像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跳起来逃跑了。
        各国媒体的采访主要都是围着羽生结弦,而他竟坚持着用自己蹩脚的英语回答着各种问题,全程一副不自然的英语脸,看的陈巍暗地里偷笑了好几回。采访结束后,羽生结弦如获大赦,软绵绵的趴在桌上回血,萌的记者们疯狂的按着快门。
        晚上回到酒店,陈巍又鬼使神差的在网上搜索羽生结弦相关信息,什么花滑男神,冰上王子,打破次元壁的美少年等等,最有意思的是有人写着「世界上除了男人女人人妖之外,还有一种生物叫羽生结弦」「羽生结弦性别羽生结弦」「喜欢羽生结弦的人都感染了一种名为羽生结弦的病毒,羽生结弦病毒早晚会占领地球」等等。
        浏览到大半夜,陈巍偶然瞥见镜子里自己的脸,立马拿起镜子仔细观摩。
        “帅,比羽生结弦成熟有男人味多了!”陈巍无比赞同的点着头。
      “但是我只有17岁啊!”陈巍猛然意识到一个惊人的事实,他摸着自己的脸,“我是不是长的太着急了,羽生结弦比我大四岁半呀!”

第三章
        合着优美的音乐,美丽的天鹅优雅的展着翅,掠过湖面,带起阵阵涟漪……所有人都沉浸在那绝美的表演中不可自拔,忘却国别,忘却烦恼,忘却时间……
        一曲终了,看着冰场中央美丽的人儿,心中不自觉的涌出“感谢你出生并进行滑冰”的感慨……
        当羽生结弦在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中再上场时,响起的音乐让陈巍嘴角不自觉的抽了抽。少年,你确定要穿白天鹅的衣服跳这么疯狂曲子,你让我以后如何直视天鹅?把我刚才的感动还给我!
        羽生结弦下冰场后对陈巍点点头从他身边走过,陈巍悄悄跟着他进了后台。羽生结弦走的很快,踩着冰鞋快速的迈着两条大长腿,陈巍真担心他会摔倒,谁让他看过好多饭拍的他平地摔的视频。
        果不其然,在谁也没想到的无比平坦的路上羽生结弦又摔了,周围人都愣住了,摔倒的主角气呼呼的躺在地上蹬着腿。
        陈巍在其他所有人之前感到羽生结弦身边像他伸出手,“没有受伤吧?”他知道自己问得很多余,但还是忍不住问道。
        “没有。”羽生结弦握住陈巍的手,借着他手上的拉力站起来,“谢谢。”
        羽生结弦的手很美,这是陈巍早就知道的,握住时与自己的手黑白分明,触感柔韧细滑,简直不是一般的好,可是却很冰凉,明明刚才经过那么剧烈的运动,看来他身体真的很羸弱,这让陈巍很是心疼。
        “你要去哪?”
        “我去休息室换衣服。”
        “我和你一起吧。”
        “我不会再摔了。”
        “我只是想到处逛逛,我对这里不熟。”
        “好吧。”
        陈巍目不转睛的看着羽生结弦在他面前脱下“天鹅羽衣”,身体热的像是要烧着一般。
       “你很厉害,说实话你的存在让我感受到了威胁,就像金博洋一样。”
       “……”陈巍盯着羽生结弦白皙优美的背脊不断的吞着口水。
       “但是这也让我很兴奋,因为我会证明我比你们更厉害。”
        “你确实更厉害,现在的我比不上你。”
        “你觉得你将来能够超越我吗?”穿好运动服的羽生结弦突然转过身,走到坐在沙发上的陈巍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能……”在绝对王者的强势之下,陈巍明显底气不足。
       “那你就拼尽全力来追赶我吧,你很有资质。”
        “你就不怕我真的超越你?”
      “怕,但是我更享受被逼到悬崖边的感觉,毕竟一帆风顺的成功没有任何意义,根本无法让我愉悦。”
        “……”十七岁的少年被惊吓到了。
       “我会成为谁也追不上的羽生结弦!”羽生结弦拍拍陈巍僵硬的肩膀,“也所以,请好好加油!”

评论(14)

热度(14)